生日

2

明天我生日。前段时间跟老婆说好了,去外面吃鱼。当时娘刚去大姐家。不过,只住了几天,大姐家要重新装修厨房,不能做饭,所以娘又回来了。去外面吃饭,吃什么这事儿都要跟娘商量,她不同意,这事儿就算泡汤。

今天中午吃饭时间,跟娘说了说,又反复解释,好歹算是同意了。过了会儿,娘又问:明天是你生日?我说:是。娘开始回忆:你出生三天,你爸就被打了……

我是68年生人,当时正是文革时期,因为听娘说我两个舅舅都没成年就病死了,所以姥爷、姥姥就特别喜欢男孩。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所以出生后一家人高兴得不得了,就冒着风险通知了爸爸,当天爸爸回家,晚上就出事了。娘说报信的不是双利就是某某——报信是给赏钱的。文革时分两派(我们这里土话叫“闹派性”),“造反派”和“保皇派”,两派互相攻击,简直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。父亲被抓去拷打,爸爸一辈子都不会跟人服软,所以当时情景可知,肯定是对方打父亲,父亲不停地骂对方,对方恼羞成怒,用自制的手枪,枪击父亲腹部。

听娘说,姨父拉着车,把父亲送到保定,保定治不了,又先后转到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。后来的事从家人、亲戚口中听了好多遍:先后做了三次大手术这才把命保住,最后一次手术时,主治医生说:该做的手术都做完了,回家吧,恢复好的话,最多能活5年。

父亲的生命力是顽强的,去年我47岁,父亲去了。想想,父亲晚年的病其实都跟这次枪伤有关。试想:如果没有这次枪伤,如果没有文革,如果没有那个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的“恶魔”,父亲应该还很健康吧。

分享

关于作者

滑落过长空的下坡,我是熄了灯的流星,正乘夜雨的微凉,赶一程赴赌的路。。

2条评论

留下你的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