摊牌

0

晚上同事请客,座上喝酒的只有我和强哥,一瓶“二锅头”就二一添作五了。

回家后,一家人看无聊的综艺节目,因为老娘喜欢看,大家就陪着。

快九点老娘回屋睡觉,老婆忽然说:以后别打糊糊了,晚上熬粥,儿子儿媳爱喝粥。我解释:这里的液化气熬不了粥,火眼太大,总xi,必须眼巴巴盯着。然后老婆就开始了:你天天干什么?反正也没事,看着熬粥怎么了?balabala……我一听就急了,战争开始了……

中间说了什么记不清了,反正最后我摊牌了:我从来就没打算和你白头到老。等咱们老了,房子这边给儿子,那边一人一半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。我能动,我自己过;不能动了,我雇保姆。我知道指不上你,所以从来就没打你的派。老婆说:那现在就去离吧。我没言语回屋了。

 

 

分享

关于作者

滑落过长空的下坡,我是熄了灯的流星,正乘夜雨的微凉,赶一程赴赌的路。。

留下你的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