鸽子

0

晚上经过宏润小区,第一次见对面聚集着那么多人,再加灯火通明,还以为是在操办红白事儿,并不以为意。及至几天后第二次见到这场景,才真正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仔细看,原来是一群人在往一辆卡车上装东西。再看明白了:装的是赛鸽。

忽然想起了红哥,如果他活着,这群人里应该也有他吧。

又忽然想到了那年秋天我的几个同事抓到的那只鸽子。那是一个秋天的下午,外面几天来一直飘着小雨,阴冷。我从后楼来前楼办公室转转,办公室里只有丽姐和王G卿,坐下闲聊了一会儿,不知谁发现窗外有只鸽子,在冷雨中瑟缩着。我们几个就商量着怎么抓住它。办公室里没吃的,只有几粒花生,用花生引了它几次,都没成功。我兴趣索然,过了一会儿就离开了。第二天又去前楼,俩人说鸽子抓到了。被刘副局长带回家了。并把从鸽子脚环上抄下的几行英文拿给我看。我看不懂,上网搜那几行英文,才发现不得了:德拉帕——不知道这是那只鸽子的名字还是品种的名字。但这只鸽子得过欧洲冠军是确定无疑的……第三天,丽姐来了就说:那只鸽子很值钱,行家说估计一万元左右。我们几个人去找刘副局长,想要回那只鸽子,但他说送人了。后来,他拿来2000元钱事情才了了。

我跟红哥说过这事,红哥说:你知道那只鸽子被买家带回去,会怎样吗?它会被关在笼子里做种鸽,再也不让它飞了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件事情还会时常想起:就那样被囚禁一辈子,再也不能在蓝天里翱翔了。多么悲惨的命运。如果当时我知道它会是这样的结局,我会不会选择放飞它?

唉……

分享

关于作者

滑落过长空的下坡,我是熄了灯的流星,正乘夜雨的微凉,赶一程赴赌的路。。

留下你的回复